goodbaby好孩子婴儿手推车,康贝推车,好宝宝推车,pouch婴儿推车,贝龙儿推车,小龙哈彼推车,瑞凯威婴儿推车,费雪婴儿推车。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费雪婴儿推车 > 正文

从“广义费雪方程式”看全球通胀前景—费雪效

时间:2017-12-08 23:17 来源:未知 作者:儿童推车网 阅读:

央行以实体经济通胀指标作为货币政策目标虽不能说是缘木求鱼,但也有失偏颇。在实体经济货币流通速度回升前,主要央行将维持超宽松的货币政策,全球金产价格泡沫化仍是大势所趋

云锋金融集团研究及策略总监,董事总经理。中国大学经济学本科、硕士,特许金融师(CFA)。曾在安徽省经贸委,国家外汇管理局储备管理司(外汇业务中心)投资处、战略研究处、资产配置部和委托投资部任职。并曾任泰康资产管理有限国际投资部助理总经理,太平金融控股有限首席策略师/高级投资经理、另类投资部和研究及资产配置部总经理。

传统的货币数量论认为,商品价格变动是由流通中的货币数量变动引起的。大家知道着名的费雪方程式,解释的就是商品价格与流通中货币的对应关系:

MV=PQ,其中M是一定时期内流通货币的平均数量,V为货币流通速度,P为各类商品价格的加权平均数,Q为各类商品的交易数量。实际应用中,经常用M1或者M2等广义货币代表M,以名义P代表PQ。

虽然费雪方程式是从交易的角度来解释货币需求量,但由于短期内V和Q相对稳定,价格水平P就与货币投放量M之间存在直接对应关系,这也是传统货币数量论的基本观点。后来,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现代货币主义流派进一步阐释了这一观点,认为货币供应量变动不仅影响物价总水平,也会影响总产出或者P,成为现代货币政策的主要理论基础之一。

按照货币数量论的观点,在一个经济体系中如果大量投入货币,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,物价水平P将会出现大幅上涨。这与现实情况明显不符,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,以美联储、欧央行和日央行为代表的全球主要央行纷纷实行QE,全球货币供应量急剧增长,但与此同时,这些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通胀一直保持低迷,像日本在通缩边缘挣扎,而欧元区等经济体也一度陷入通缩困境。

首先,费雪方程式主要是从交易的角度阐释货币需求,公式中Q是实体经济中商品的交易数量,那么对应的P可以近似理解为CPI指数。在实体经济为主、虚拟经济依然欠发达的阶段,费雪方程式是有一定解释力的。

但在虚拟经济高度发达的现代经济社会,费雪方程式需要进一步衍生。按照凯恩斯理论,货币需要主要来自三个方面,即交易需求、储蓄需求和投资需求,在现代经济社会中,金融市场发展已经导致虚拟经济急剧膨胀,所以在考虑储蓄和投资需求以后,经过衍生的“广义费雪方程式”(MV=P’Q’)不仅要考虑实体经济,也要考虑虚拟经济。在“广义费雪方程式”中,M可以用投入整个经济和金融系统的广义货币总量代表,那么,对应的价格指数就不能以CPI指数为代表,而应该是考虑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后的综合价格指数P’,即既要包括代表实体经济的CPI指数,也要包括代表虚拟经济的金融市场价格指数。

这样,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何全球央行大放水背景下,全球CPI指数并没有大幅上涨了,因为目前CPI指数代表的仅仅是实体经济部分。在实体经济前景悲观的预期下,大量资金避实就虚,通过各种途径进入金融市场,将直接导致金融市场大幅上涨,这也是这些年笔者认为全球金产价格将持续泡沫化的逻辑基础。事实上,我们也发现,2009年以来,全球金融市场持续维持股债双牛的格局,主要城市价格也出现大幅上涨,金产价格泡沫已经越吹越大了。

而且,根据凯恩斯理论,货币的投资需求与利率水平密切相关。在利率降低到一定低点后,由于“流动性陷阱”的存在,货币需求将会变得无限大,这也解释了在前些年主要国家纷纷实行零利率或负利率的政策下,数量扩张型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复苏的效果十分有限。

当然,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并非完全割裂,而是紧密互动的。虚拟经济繁荣发展,金产价格上涨,也会逐渐带动实体经济发展,并实体经济通胀,这也是“适度泡沫论”的逻辑基础。这里存在一个“度”的问题,能否把握好要看央妈们的本事了,这里不展开赘述。

其次,在费雪方程式中,一般假定货币流通速度V在短期内是保持稳定的。但在现实经济中,即使只从实体经济角度考虑,V也不是固定不变的。它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,包括经济体制、持币意愿和信贷周期等。一般来说,经济体制会保持稳定,持币意愿与信贷周期均跟经济周期密切相关,而信贷周期则直接体现为非金融私人部门杠杆水平。

因此,我们就不难理解,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,虽然央行大量投放货币,但代表实体经济价格水平的CPI指数却一直维持低位徘徊了。

首先,出于对经济前景的悲观预期,央行在危机后投放的大部分货币并未进入实体经济部门,而是直接进入金融市场,货币处于“空转”状态。由于缺乏实体经济部门的参与,货币乘数效应难以。这些年,全球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一直呈现两重天的局面,一面是疲弱不堪的宏微观经济基本面,另一面是欣欣向荣的全球金融市场。

其次,在零利率或负利率下,持有货币的机会成本下降,居民和企业部门持币意愿上升,而银行等部门也在危机后增加准备金,大量资金以超额准备金形式滞留央行账上,费雪效应货币乘数明显下降。

而且,非金融私人部门纷纷进入去杠杆阶段,银行等金融部门则受监管变严的影响,金融杠杆大幅降低,这些因素均导致货币流通速度V明显下降。

不过,在现实经济中,由于货币流通速度难以测量,而且对于货币总量的定义有不同口径,一般都是通过费雪方程式反推来测算不同口径货币的流通速度:V=名义P/M。

当然,CPI指数代表的实体经济通胀低迷并不完全是货币流通速度下降引起的。以原油为代表的国际大商品价格持续下跌,互联网科技、电子商务和物流技术进步直接缩短了供应链环节,以及贸易全球化、人工智能科技普遍应用带来的成本降低,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全球通胀压力。此外,受金融危机影响,失业率高企,目前欧元区及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依然存在大量闲置劳动力,再迭加人口老龄化等因素,都是全球实体经济通胀迟迟难以回升的重要原因。

如果把金产价格纳入广义通胀范畴,那么全球这些年实际上一直处于高通胀状态。但如果仅考虑代表实体经济的CPI通胀指数,则取决于很多因素。首先,需要实体经济进一步回暖,经济预期前景向好,货币摆脱“空转”状态,逐渐回流到实体经济部门;其次,非金融私人部门完成去杠杆,进入再杠杆阶段,持币意愿降低,带动货币流通速度回升;最后,以美国为代表的金融市场监管如果开始放松,银行等金融部门也进入加杠杆阶段,则会进一步推升货币流通速度。

很明显,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,美国和英国目前已经完成了非金融私人部门去杠杆过程,率先进入再杠杆阶段,可以预见其实体经济货币流通速度将逐渐加快。而且,目前这两个国家的就业状况都非常好,伴随经济扩张,薪资增长也将逐渐带动通胀回升。

欧元区和日本还处于漫长的非金融私人部门去杠杆过程中,目前尚在实施零利率或负利率政策,“流动性陷阱”难以自拔。特别是欧元区,不仅离再杠杆阶段依然遥远,而且大部分国家就业状况非常差,前期HICP通胀上升主要是受油价回升的影响,近期随着国际油价大幅下跌,通胀回落是大概率情况。

而日本通胀一直未能达到央行目标的一个关键原因在于,日本央行投放的大量货币不仅避实就虚流入虚拟经济部门,而且还源源不断流向海外市场,追逐更好的投资机会。特别是在2012年底“安倍经济学”实施前,日本资金持续外流,与此相对应的是日本处于通缩状态。2013年以来,伴随“安倍经济学”逐步推行,净资金出现回流,通胀状况才有所好转。目前还看不到资金外流趋势根本逆转,私人部门杠杆率也没回升迹象,可以预期日本实体经济的通胀很可能还将继续保持低位。

通胀是一种货币现象。传统的货币数量论并不能解释金融危机以来全球CPI通胀低迷的现象,但如果将费雪方程式进一步衍生到虚拟经济部门,“广义的费雪方程式”应该能够较好解释这些年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两重天的状况。

从实体经济通胀来看,根据私人部门去杠杆进程和整体就业状况,大致可以推断美国和英国的通胀压力将进一步上升,而欧元区和日本等经济体的通胀还将保持相对低位。

央行以实体经济通胀指标作为货币政策目标虽不能说是缘木求鱼,但也有失偏颇。在实体经济货币流通速度回升前,主要央行将维持超宽松的货币政策,全球金产价格泡沫化仍是大势所趋。从“广义费雪方程式”看全球通胀前景—费雪效应

(责任编辑:儿童推车网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